首页 充电频道 知道日报分类 抢粮抢钱抢娘们之外还要抢盐!民国时代的西南军阀混战闹剧

抢粮抢钱抢娘们之外还要抢盐!民国时代的西南军阀混战闹剧

盐业和盐税的争夺在民国时期是战争的导火索之一,这点在西南军阀的争斗中尤其明显。1911年10月30日云南独立后,滇军便于当年11月14日和次年1月27日,分别以援蜀、北伐为名进入四川、贵州两省。援蜀军入川后,驻川南叙府一带,随即又消灭了自称川南都督的“同志军”首领周鸿勋的部队,进占自流井,掌握了这一当时四川最为重要的财富之地——此地区的盐税,历来是四川最为重要的赋税收入来源。以1911年的比重来看,盐税占全川常年赋税的三分一以上,而川南盐税又占了总盐税的九成比例。四川方面派出了川军第一师和滇军交战抢回自己的盐,双方交战的地点是自贡盐井30公里界场碑。川军第一师,就是原先的清末第十七镇,师长是日本士官六期毕业生周骏,装备、训练和军官素质是川军之冠。滇军虽然总体不弱于川军,从软件上讲滇军的军官培训机构云南讲武堂的教学质量也是很高的,朱德、叶剑英两个元帅都在那里上过学,很多川军军官也是那里毕业。在武器装备上滇军一向从法国进口武器装备,并不是土包子。但滇军毕竟是孤军作战,又缺乏补充,经不起持久战的消耗,滇军被迫撤回云南。

滇军临行前,也没忘了在驻地捞上一把。驻军自流井的第一梯团第三支队黄毓成部,向当地商会勒索了现洋五万元,滇军第二梯团在合江袭击了“同志军”黄方的部队,劫夺盐款白银三十多万两。巨大的收获刺激了滇军上下,是以后滇军图谋四川的预演。

▲滇军的创始人物蔡锷

袁世凯称帝后的蔡锷组织护国军北上四川,蔡锷的老部下云南军阀唐继尧派出了3000人支持蔡锷。在五个多月的护国之战中蔡锷在四川多次以少胜多大胜北洋军,而四川军队也以第一师师长刘存厚为首大批投到护国军阵营,其他的川军也在驻足观望。在这场为期五个月的大战中,很多后来的风云人物还只是崭露头角。在护国战争中北洋军中一向以善战著称的吴佩孚、冯玉祥都没在蔡锷手中占得便宜,川军方面日后大名鼎鼎的杨森、刘湘也还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。十大元帅中的朱德元帅当时是蔡锷手下的猛将,而刘伯承元帅则是自发组织了护国军第一支队。护国战争的结果是全国超过半数的师长联名反对袁世凯称帝,领头人赫然就是北洋之虎段祺瑞。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在众叛亲离中去世,北洋军开始撤出四川。1916年7月6日,北京政府任命蔡锷为四川督军兼省长,八月份蔡锷就病重不能管理四川事务,11月8日蔡锷在日本去世。蔡锷和袁世凯的相继离世客观上便宜了唐继尧。

唐继尧在蔡锷和北洋军开战时吝啬的像守财奴,护国战争结束后却大方的很,不断派兵给蔡锷。蔡锷在7月18日发出“皓”电质问唐继尧:“迩者滇省于袁氏倒毙之后,于刚出发之军,不惟不予撤回,反饬仍前进,未出发者,亦令克期出发,锷诚愚钝,实未解命意所在。”唐继尧派兵的原因就是抢盐抢地盘,在1915年自贡盐井的盐税收入就高达570多万银元。而当时滇军一个师的军费至多不过120万银元一年,这是滇军占据四川后给自己部下开出的优厚军饷。而川军一个师的军饷开支是80万银元一年,这是滇军故意限制川军的产物。综合来看当时西南的行情是供养一个师一年需要100万银元一年,占有了自贡盐井就可以让滇军至少扩充出5个师的兵力。蔡锷在发出这份电报后没多久就因病不能办公,唐继尧则加强了拉拢罗佩金等人的力度。蔡锷去世后,罗佩金成了蔡锷的接班人,而滇军在四川的总兵力也达到了3万多人,是护国战争时的10倍。罗佩金很“识相”的站到了滇军一方,把四川全省的兵工厂提供给滇军无偿使用,还把自贡盐井收入用于滇军驻扎。罗佩金在四川明目张胆的执行“强滇弱川”政策,强行解散了川军第四师。这种做派让川军携起手来共同对抗滇军,刘存厚就充当了川军的首领来对抗罗佩金。1917年4月18日刘、罗之战爆发,仅仅7天,罗佩金就丢了督军大印,狼狈的撤出成都。刘罗二人七日大战的结果是成都民房被毁三千余间,民众死伤八千余人,财产损失无数。接下来刘存厚又击败了黔军出身的戴戡,大有雄霸四川之势。

▲挑起西南盐业大战的唐继尧

1917年7月护法运动爆发,唐继尧看准机会组织了“滇黔靖国联军”一统滇黔两省武装力量,准备再次到四川抢盐。唐继尧自任抢盐大军总司令,以杨蓁为总参谋长,以顾品珍、赵又新、瘐恩旸 、黄毓成、张开儒、方声涛、张熙、叶荃分任八个军总司令,加上黔军王文华第一师,共七十多营约四万人。1917年11月14日,唐继尧以川军刘存厚阻碍滇军护法救国为名,率滇黔联军誓师出发,发动了四川靖国战争。12月4日,滇黔联军进入重庆,向川南进击,于12月14日占领泸州。大义的名头还是很管用的,12月21日,川军熊克武、但懋辛、石青阳(这三人都是同盟会元老,唐继尧打出国父的主张还是很有威力的)等通电加入靖国联军,推举熊克武为四川靖国各军总司令,并推举唐继尧为滇川黔靖国联军总司令。

1918年1月9日,熊克武召集川、滇、黔靖国各军将领在重庆开会,决定兵分三路,直取成都。东路由滇军顾品珍、赵又新统领;中路由黔军袁祖铭、王天培统领;北路由川军第五师但懋辛统领。2月20日,三省联军攻入成都,刘存厚等部退往陕南汉中地区。2月25日,唐继尧以三省盟主的身份任命熊克武为四川督军兼省长。此后的几个月里联军就在不断的交易中度过,九月份唐继尧终于显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,他还是要抢盐抢钱抢地盘。他和贵州督军刘显世联手炮制的《川滇黔三省同盟计划书》中明确规定:四川兵工厂作北伐军械弹药补充,归联军管辖支配;四川造币厂亦归联军管辖支配;四川全省厘税,包括盐税、并税、酒税等,作北伐军军饷的补充,实则是作滇黔军的军饷;资中、资阳、简阳、叙府、泸州、重庆、万县及自流井、荣县、威远和会理、宁远、酉阳、秀山各属,凡川东南财富之区,悉作滇黔军所有;上述各项由联军总部在重庆特设机构主持办理。熊克武虽然依靠唐继尧才得以主政四川,但看到这份协议也是拒不签字,因为签了这份协议,四川的财税资源就基本上都和四川势力说再见了。熊克武不签字不代表唐继尧不抢盐,四川的盐税成了唐继尧扩充势力的最佳动力。

时间到了1920年,在两年时间里熊克武一方面自己党内的“实业派”争斗,一方面积蓄力量,终于有了和滇军叫板的本钱。滇军掌管四川盐税的人是赵又新,赵又新一度是朱德元帅的上司,在护国战争后就掌管过自贡盐税。唐继尧让他掌管盐税可能就是看重了这份经历,由于身在川滇两军争夺的焦点地区,赵又新对川军的动向比较敏感,在川军准备动手之前就向唐继尧提出了预警。唐继尧对阵熊克武的战争是先胜后败,甚至被自己的部下顾品珍一度赶出昆明。赵又新也遭到了背叛,他被一手提拔的四川人杨森反叛击败,落下了战败身亡的结局。杨森的这次反叛收获颇丰,他获得了自贡盐井的控制权,势力大涨,在此后数年里成了可以左右四川的川军巨头。

原标题:   抢粮抢钱抢娘们之外还要抢盐!民国时代的西南军阀混战闹剧